您現在的位置是:中國人民大學附屬中學    首頁>>首頁>>xzjhs

人大附中的教育“扶貧”路

來源:鳳凰周刊 作者: 編輯:陳思宇 時間:2018-03-09

  摘要:“在推動教育制度改革上,劉彭芝和人大附中的力量是有限的,但她種下了改變的種子。再過一些年,她當年種下的種子就會陸續開花,成批結果。”

  

  

  近些年,提到基礎教育的現狀和問題,總繞不過這些詞,“均衡教育”、“教育公平”、“教育平權”,但究竟怎樣實現這些目標,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曾有大陸媒體報道過,有的地區教育改革很徹底,小升初100%電腦派位,結果是重點學校的生源變得參差不齊,老師的積極性遭到打擊,學校的教學水平下去了,而其他普通學校也沒有因為流入了部分優質生源,教學水平就提上來,當地教育由此一落千丈,很多家長不得不跨省跨市送孩子上初高中。

  可見,用削尖填谷式的平均主義來解決教育均衡的問題,也不是很對癥。

  那有沒有相對比較好的“藥方”呢?

  其實,是有的,很多地方政府、名牌學校、民營教育機構甚至NGO組織,都在實踐中摸索出了一些成功經驗,其中,中國人民大學附屬中學(以下簡稱人大附中)的努力是可以作為經典案例剖析的。

  優質學校的社會責任是雙重的

  不僅要獨善其身,還要兼濟天下

  在全國,中國人民大學很有名;但在北京,人大附中比人民大學有名。而劉彭芝,正是讓人大附中出名的一屆校長。

  在北京,提起人大附中,人們就會想到劉彭芝;提起劉彭芝,就等于在說人大附中。這兩個稱謂,實在是一塊招牌的兩面。從1997年她執掌人大附中開始,人大附中從一所很平常的重點中學,成為了在北京市高考、在國內外各種高端競賽和綜合素質培養等方面,都蜚聲海內外的頂尖名校,成千上萬的北京家長都夢寐以求要把孩子送到人大附中就讀。除此,劉彭芝還于2009年受聘國務院參事,2016年受聘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

  除了辦學有一套,很多人并不知道,在教育扶貧的探索方面,劉彭芝也有一套。

  說來有趣,2002年人大附中第一次走出北京到河南新密辦分校,始于偶然事件。

  2001年北京評出15所高中示范校,人大附中總分名列第一,報道一出來,全國各地的教育局領導紛紛帶隊來人大附中學習交流。

  當時,河南省新密市(縣級市)市長林建剛,是一位有著記者履歷的理想主義者,對中西部發展思考很多,認為“讓一兩代人受到起碼的或良好的教育是一切發展的基礎,比一時的經濟發展意義更為重要和深遠”。他聽說劉彭芝的事跡后,就跑到北京考察。看人大附中辦得有聲有色,就動了與他們合作的念頭,想借人大附中的手,把新密的教育往上拉一拉。

  林建剛來到人大附中拜訪劉彭芝,邀請人大附中到新密辦一所分校。那個時候,劉彭芝的理念是練好內功,人大附中在北京的事兒都忙不過來,沒想過要去外地辦學。

  劉彭芝和她的團隊一商量,校領導班子給出了回饋:不同意。

  林建剛也倔:你們不同意我就在人大附中的院子里站著,一直站到你們同意。后來,他真的跑到人大附中的院子里站了兩天。

  到了第三天,劉彭芝坐不住了,召開校領導班子會議:“總不能讓人家一直站下去吧?怎么說也是一市之長,所求之事不過是讓我們幫他們那個地方辦學,提升一下那里的教學質量,人家這么看得起咱們,咱們人大附中有什么了不起的,就非不幫人家、讓一個市長這么求咱?”

  于是,人大附中就下了決心,有困難克服困難,能幫就幫吧——2003年3月,人大附中鄭州分校就開始奠基。

  劉彭芝的性格是,要么不干,要干就真刀真槍。要辦好學校,得先有好老師。4月,人大附中就接收了首批18名新密教師進京培訓。

  之后的6年里,新密市主管教育的領導、鄭州分校的干部、教師以及新密市兄弟學校的干部、教師,共37批、430余人次來人大附中進修學習。人大附中也先后派出骨干教師、教研組長、外教等15批、100余人次赴鄭州分校講學、指導——注意,這個培訓指導也包括新密部分中小學校長和老師。

  人大附中陸續派了6位領導前往鄭州分校當校長(4位常駐),新密那幾年市委領導班子換得很勤,市長換了好幾任,但引進人大附中辦好新密基礎教育這個項目卻沒有因為林建剛等市長的調離而終止,每任市長都很支持。人大附中派去的朱家華教授(中國青年政治學院經濟系副教授,退休后受聘于人大附中)任市長助理兼鄭州分校校長顧問,樂進軍老師任教育局副局長兼鄭州分校副校長,都出席市委市政府有關基礎教育工作會議,對新密市的基礎教育提出具體建議。

  經過6年的努力,人大附中鄭州分校有了一定的規模和基礎,成為當地最好的中學。劉彭芝覺得到了把它交給當地的時候了。2009年初,鄭州分校更名新密中學,掛牌人大附中聯誼校,后并入新密二高。新密市政府最初承諾要給人大附中辦學經費,以示對人大附中在品牌、人力、物力和智力方面付出的尊重。但考慮到當地的實際情況,人大附中最終沒有接受,6年來始終提供無償幫扶。2010年至2011年間,已是國務院參事的劉彭芝利用外出開會的空隙時間,還趕到新密二高,看望師生,調研人大附中撤走后的教學情況。

  有兩組數字,可以看到人大附中進駐新密,對盤活當地教育資源產生的促進作用:

  第一組數字是:2003年人大附中去新密之前,新密的高考成績每年本科上線僅數百人,居鄭州周邊幾個縣的倒數第一;人大附中進去后,高考成績開始上揚,至2017年,新密本科上線超過3000人,一本上線率將近1000人,于周邊地區名列第一。

  第二組數字是:2003年被派往人大附中進修的18名老師,后來都成了新密教育界的骨干力量,近10人擔綱各級中學校長,從鄉鎮中學到市重點中學。

  至今,人大附中與新密二高依然保持著聯誼關系,利用網絡資源共享等方式對其提供幫助。

  新密辦學讓劉彭芝看到了中西部地區對優質教育的需求,認識到教育幫扶的重要性和優質學校的社會責任,以及北京、新密兩地的地理距離造成的困境,在教育理念、地方政策等方面存在的差距。她意識到,遠距離的教育幫扶難以持久,需要另覓他途。

  教育幫扶是一項事業,好學校扶貧時既要帶去先進的教學理念,又要輸出和培養一批帶頭人

  及至2006年,當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以下簡稱北航)時任黨委書記杜玉波找到劉彭芝,提出讓人大附中接管北航附中的時候,劉彭芝的腦子里有了相對成熟的“扶貧”新方案。

  同為海淀區的大學附屬中學,北航附中坐落在北航大學里面,早些年也是一所很好的學校,建校的時候有50畝地,但后來因為大運會占地等諸種原因,逐漸被減少得只剩21畝地、幾百個學生,甚至連學生運動場都沒有了。好老師好生源紛紛離去,北航附中質量逐年下降,最后,連帶大學的一些中青年老師為了孩子升學,也開始申請調往其他大學。為此,北航教職工意見很大。

  

  

  與河南新密進行遠程教學。2006年,人大附中派出一位副校長任北航附中校長。

  2007年,為了加強力量,受北航大學邀請,劉彭芝兼任北航附中校長。

  劉彭芝做事就一個風格,抓細節!細節決定一切,要么不幫,要幫就必須幫成、幫好。她帶著人大附中領導班子多次到北航附中調研,總結出8個問題,敦促北航大學領導班子召開了有史以來第一次專門為研究附中問題的校務會,針對辦學經費、教師引進、設備更新、校園改造等問題,向北航大學的領導提出最快提升北航附中的辦法:一是人大附中長期派副校長任北航附中執行校長;二是把北航附中納入人大附中教學體系——北航附中的老師每周到人大附中跟各學科老師一起備課;人大附中的老師也要送課到北航附中;人大附中在北航附中自初一起辦兩個“人大附中”班,給北航附中的師生示范怎樣“教”與“學”;三是引進人才,對附中招聘來的骨干教師,大學必須給予足夠重視和支持,解決編制等問題;四是不合理的建筑必須拆走,給學生空出運動操場;五是北航的教育資源和科研資源要向附中開放;六是附中不應辦成子弟學校,要開門辦學,讓非北航子弟也能入學。

  劉彭芝擔任北航附中校長后,還發現北航附中多年來一直是大學辦中學,歸大學后勤處管理,經費來自大學科研經費——這是附中辦學經費嚴重不足的根源。經過劉彭芝和北航校領導的多方協調和努力,最后妥善解決了由國家財政撥款辦學的根本問題。

  有了這些整改措施,人大附中派過去的幾任執行校長得以大展拳腳,北航附中眼見著是芝麻開花節節高。以前北航附中連北航的二代子弟都留不住;人大附中進去后,不僅二代子弟往回涌,三代子弟也往里擠,一時間學位緊俏,不得不想辦法擴大辦學空間。

  從2006年至2014年,人大附中先后給北航附中派了五任校長,包括在人大附中主管教學和高三工作的副校長。

  如今的北航附中已更名為北航實驗學校,涵蓋小學、初中、高中,從海淀區中學排名靠后的學校,成為海淀區示范校、北京市優質高中校、北京市科技教育示范校,在航天科技教育上辦出了特色,連續兩年獲得北京市青少年科技創新市長獎(市長獎每年就5個),并與大學共同開啟了通用航空后備人才培養的探索之路。為了提升海淀區的基礎教育,北航實驗學校于2017年4月接管了中關村中學分校,很快還將接管一所小學。

  本地的優質師資要惠及當地鄉村,才能務實地解決教育資源均衡的問題

  2005年3月,北京市教委推出100所名校各自幫扶一所郊區學校的活動,分配名單下來,北京市延慶縣(2015年11月撤縣設區)永寧中學成為人大附中的“手拉手”對口幫扶校。

  延慶距北京城區近百公里,永寧中學是延慶縣唯一的一所有高中的山區學校,該校教學薄弱到什么程度?在它的近十幾年,基本上培養不出大學本科生。

  面對基礎條件這么差的現狀,劉彭芝沒有推諉。這個時候,劉彭芝對幫扶已經有了點經驗,反而想利用這個時機,看看優質資源到底能起多大作用——雖然從高一抓晚了點,但也要試試。

  2007年秋,人大附中派出11名骨干教師去延慶支教。教師們去了以后,不僅帶去了劉彭芝教育要有大愛的情懷和理念,也帶去了新的教學模式——人大附中老師不僅對永寧老師開放課堂,還對延慶的幾所中小學的老師開放課堂。第一年,從高一四個班里分出兩個班,全部由人大附中的支教老師授課、任班主任;第二年從高一又分出兩個班,這11名老師兩個年級跨著教,還是忙不過來,劉彭芝就又給加派兩名老師。但到了第三年,人大附中派不出來老師了,一方面,人大附中的老師都是一個蘿卜一個坑,不能聘太多代課教師,另一方面,高三了,正是緊要關頭,不能對永寧撒手不管。雖然市教委當初并沒有就怎么幫扶提出硬指標,怕給學校壓力大,但永寧師生和家長可都盼著結果呢。沒有辦法,只好把永寧兩個高三班接到人大附中本校就讀一年。2010年高考,永寧中學這兩個班80名學生里,56名考上了大學本科,震動整個延慶。

  這次實踐,證明了劉彭芝的一個判斷:即使初中學習基礎不太好的農村學生,只要能有好老師教,經過高中三年自己的努力學習,也是可以考上大學本科的。

  當時北京市有一個政策,凡是通過名校“手拉手”取得顯著成績的學校,可由北京市發改委撥款,舊貌換新顏。在劉彭芝的推動下,永寧中學憑此得到了發改委7000多萬經費,辦學條件從此步入現代化。趁熱打鐵,劉彭芝結合新密辦學的經驗教訓,向延慶縣教育局建議,把永寧中學的高中部劃歸延慶縣教學質量比較高的一、二、三、四中,集中全校優質師資打造好初中;同時,人大附中與延慶一中等校“手拉手”,對其開放人大附中的網絡資源,從而解決永寧中學的高中生源得不到優質師資教育的問題。

  延慶縣教育局經研究接受建議,經過幾年的建設,永寧中學現在已是北京小有名氣的農村學校,各個方面都是延慶地區農村中學的“領頭羊”。

  要把人大附中成功的辦學經驗加以復制和推廣

  讓更多的學校變成優質學校

  有領導說,人大附中辦學,辦一所成功一所。

  地處北京市中心地帶的翠微中學、衛國中學也是兩所薄弱校。由于教學質量一直上不去,骨干教師和學生逐年流失。2013年,翠微中學初三學生流失率53.9%,衛國中學初二學生流失率達到51.7%,兩所學校骨干教師加起來不到20名。兩所學校所在的羊坊店學區,有翠微小學、七一小學等5所在海淀區排名前列的小學,可是那里的孩子們小學畢業后都飛走了,幾乎沒有人愿意選擇翠微和衛國這兩所近在家門口的中學。就連本校教師也紛紛將自己的孩子送到了別的學校。附近居民嚇唬孩子的時候常說:“你要是不好好學習,以后就只能來這兒了”。

  2014年初,北京市有關領導和海淀區教委想委托人大附中承辦翠微中學和衛國中學。劉彭芝說:“當時,人大附中已經向幫扶的學校先后輸出了幾十位校長和骨干教師,很難再往外派團隊了。可是那兩個學校的情況又確實讓人揪心,如果我們不伸手幫一把,那兩個學校就有可能辦不下去了。”

  正當劉彭芝左右為難的時候,時任人大附中聯合總校和人大附中黨委書記兼副校長的劉小惠來找她說:“校長,我想去試試。”并給她出了一個點子:去翠微、衛國的教師可采取輪流支教的方式。

  劉小惠帶去的這支支教隊伍實力了得:有主抓初三、高三的年級組長,有語文、數學、英語、歷史、生物等部分學科的教研組長和備課組長,他們中多數人是北京市或海淀區的學科帶頭人。

  劉小惠他們進去后,延續人大附中的風格——先抓教師業務水平。每個年級都由教研組長領著統一備課,也去人大附中參加集體備課;每個老師都要做課件,聽課,試講,業務考核。以前翠微中學老師都是坐班制,每天下午到了4:30,整個校園都已經空空蕩蕩的了,師生全走了。沒有老師有加班熱情,也很少有學生有學習熱情。人大附中去了以后取消坐班制,老師只要完成任務就行了,但是,卻經常燈火通明。

  經過4年努力,2017年,翠微中學交出了這樣一份答卷:培養出了海淀區中考狀元,中考錄取分數也由2013年的458分,提升到519分;高考只談一本錄取率,文科從2014年的14.3%,提高到39.1%;理科從2014年的5.4%提高到36.2%。

  有的幫扶是扶起來以后送一程,有的幫扶是幫著幫著就成了自己的一部分,還有的是其他區縣教委主動來結盟人大附中的,這樣的學校多了后,2013年,人大附中聯合總校就成立了,現在共有22所學校——這也符合北京市教委名校集團化辦學的號召。

  按照劉彭芝的“扶貧方法”,凡是掛人大附中牌子的,必須有人大附中的人在。那么,疑問出來了——人大附中將這么多教學骨干和管理干部都輸送出去了,對人大附中的教學和管理不會有影響嗎?劉彭芝說,這的確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客觀地說,怎么可能不受影響呢?

  但通過努力,我們實際上也沒有下滑,因為我更相信人大附中自身的“造血”功能。優質校幫扶薄弱校,如果只是單向輸出,很快就會被“掏空”。所以,從一開始我們就是兩手抓,一手抓薄弱校幫扶,一手抓本校干部、教師的培養。這就是輸血和造血并舉。人大附中每年都會進一批優秀碩士生、博士生,學校通過老帶新、崗位歷練等方式讓年輕教師迅速成長,他們很快就成為學校的管理骨干和學科骨干。

  2014年,人大附中先后獲得兩個獎:全國教育教學改革一等獎、國務院扶貧辦頒發的“全國先進扶貧集體”——這后一個獎,是中學界唯一獲此殊榮的學校。

  一個優秀的校長可以帶好一所學校,一所非常突出的好學校又可以帶起一片優質學校

  囿于人大附中畢竟只是一所學校,精力和能力有限,即使拆了也辦不了幾所學校。因此,2009年,當上海教育局找到劉彭芝,商討建立劉彭芝校長培訓基地時,她一口應允。“校長是學校的精氣魂,要想學校好,先得有個好校長”,“授人以魚不若授人以漁。”

  為了造就基礎教育領軍團隊,2009年4月,上海市教委在人大附中建立了“上海市普教系統名校長名師培養工程劉彭芝卓越校長培養基地”,北京市旋即也在人大附中建立“北京市普教系統先鋒校長培訓基地”,兩個基地同年同月揭牌,來自17個省市和地區的校長紛紛前來,于是,“中國基礎教育卓越校長卓越教師培養基地”(簡稱雙卓基地)應運而生。

  雙卓基地的學員都是依托各省市名校長基地選拔出來的優秀校長,劉彭芝和人大附中團隊以人大附中為樣本,通過“必修、選修和科研課題”等板塊教學體系對培訓負責。

  ——江南地區歷史上就是中華文化的先進地區,無論教學經驗還是考試成績,歷朝歷代都是響當當的,傳承淵源,大上海怎么會到北京來拜師學藝呢?

  2015年12月15日,在深圳的創新人才交流大會上,與會的校長基地成員上海甘泉外國語中學校長劉國華對記者說:“實話實講,剛開始我們也對劉彭芝不服氣不理解,我們上海也是硬氣的。但跟著聽課、到人大附中實地研討一年多下來,不服不行,人家是干出來的教育家,不是說出來的。”“我們上海第一批學員有22人,其中20人已被評為特級校長或特級教師”。

  北京市第十二中學校長李有毅是基地學員,在接受采訪時也證實:“幾年來,跟劉校長學到了很多東西,她的奇思妙想既符合教育規律和本質,又具有獨到見解,尤其可操作性強”。

  ——那么,都怎么產生影響的呢?

  一位參加國培計劃已兩年多的四川校長說:“主要是打開了我們的眼界,讓我們有機會接觸到世界一流的教育,了解一流學校到底是什么樣的以及他們是怎么實現的。比如劉校長請來美國教授給我們上課,里面就有很多教育理念和具體辦法,讓我眼界大開,這對我們回去辦學就非常有幫助”。

  據劉彭芝介紹,這些校長都是有任務的,學完回去后,他們要帶動那一個地區的校長進行學習。

  2015年,人大附中通過競標,取得了校長國培計劃培訓資質,成為全國八個培養基地中唯一的中學基地。

  名校長領航是新中國成立以來最高層次的校長培訓項目,前期從全國遴選出64名中小學校長,最終,通過各基地與校長學員的雙向選擇,有8名校長成為了人大附中基地學員,劉彭芝任基地主持人。通過為期3年的培養,人大附中將助推這8名校長成長為具有廣泛社會影響力的教育家型校長。

  ——這么多項工作加身,劉彭芝個人總該得到一點可觀的回報吧?會是多少呢?好奇。

  “一分錢也沒有,任何待遇都沒有接受過”,劉彭芝說,“我就是熱愛教育事業,喜歡孩子,喜歡通過我們的努力,改變更多孩子、更多家庭的命運。我也閑不住,想干點兒事。你問我圖什么?我就圖這輩子能把這點教育理想實現了,對我來說,成就是最大最好的獎賞。”

  基于人大附中培養基地身處辦學一線,自身的辦學思想、學校的辦學實踐成果以及生成性資源等,他們以托起未來的教育家為培養目標,確立了“學校發展與校長自身發展有機結合、培養工作與基地校工作有機結合、培養工作與學員校特色發展相結合、自身發展與示范引領有機結合”的四結合培養理念。

  2018年1月22日,“教育部校長國培計劃校長領航工程中小學校長領航班人大附中培養基地學員成果匯報會”上,學員們認為,通過領航基地近三年的培養,不但促進了他們從優秀校長向教育家型校長的發展,校長工作室還培養了一大批優秀校長。

  利用信息技術構建網絡平臺

  讓更多的孩子走進名校課堂,共享優質教育

  人大附中的授人以漁還包括遠程教育。1998年,人大附中就建成了第一代校園網,與加拿大渥太華理德高中進行了第一次遠程教學;1999年,陸續跟美國堪頓中學進行了為期一年的網絡生物教學;從2000年起,人大附中又開始與北京遠郊區縣十余所中學、長沙、韶山、河南、寧夏等地建立網絡授課,分享人大附中的課堂教學給教育資源貧困地區。

  2005年,人大附中發起成立“國家基礎教育資源共建共享聯盟”,劉彭芝任主席,聯合全國幾十所優質中學,匯聚優質教育資源,從2006年6月2日開始正式啟動,向社會開放,受到各地尤其是邊遠山區教育落后地區的歡迎。至2018年1月,已輻射全國31個省區市,有4756所加盟學校,注冊教師和學生近92萬,建成了6萬多課時的教學資源,成為覆蓋全國的公益信息網絡平臺。

  

  

  雙師教學第一課堂, 人大附中劉蓓老師正在上課。2013年9月,人大附中先后有劉蓓、李穎、李晨光三位老師,接受了劉彭芝派給的艱巨任務:做一年的網絡直播課程,就是他們在人大附中的課,將同步出現在北京延慶、內蒙古、河北、廣西、重慶、云南等地區13所中學教室——每天上一節公開課。這對老師無疑是巨大的壓力和挑戰,但是,這樣做的好處是,能讓那些貧困地區的孩子,享受到與北京人大附中的學生同樣的師資。為了教育均衡,人大附中的老師也是拼了。劉蓓說,整整一個學期,她沒有睡過一晚好覺,因為每天早上八點她的數學課都要現場直播。

  但進行一段時間以后,由于各地區孩子的基礎不盡相同,直播有時不容易被貧困地區的孩子即刻理解。于是,很多學校改為錄播,他們的老師先看一遍,然后放給學生看,遇到學生不懂的地方,按暫停,老師再在黑板上做講解。

  雙師教學是互聯網時代的一種“支教創新”,這種“公開課全程全覆蓋”模式的推廣,大大加速了我國教育資源分布不均的改善進程,是對地方學校教學質量的提高、老師業務水平的提升以及學生素質的培養都有利的多贏舉措。試點學校的老師們說:“雙師教學全程、全覆蓋的教學指導,是最有效、最實用的教師培訓”,“因為每堂課都是在線直播,跟著第一課堂的老師一起學習,向他們請教,研究他們的課堂,是促進教師成長的最快捷有效的方式。”

  有兩個事例、一組數字可以證明成績的顯著:經過一年的學習,廣西陽朔朝板山中學,年級平均分是56.6分,雙師教學試點班的平均分卻高達92.7分;內蒙古和林二中,年級平均分是39.5分,雙師教學試點班則為59.7分。

  現在,全國很多優質學校都采取雙師教學這種模式,比如重慶彭水自治縣,錄制了本地優質小學音樂課和美術課,在地區近10所小校開展雙師教學試點;廣西壯族自治區在教育行政部門牽頭下,在全省174所中學推進雙師教學模式。成都七中、新疆的華山中學等,也利用網絡平臺向落后地區和教育洼地開放自己的教育資源,為教育均衡貢獻著自己的一份力量。

  “在推動教育制度改革上,劉彭芝和人大附中的力量是有限的,但她種下了改變的種子。再過一些年,她當年種下的種子就會陸續開花,成批結果。”人大附中2003屆的一個校友這樣評說自己的母校

36选7开奖结果玩法